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重要通知: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最新公告
全文搜索
新闻中心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记地下管线探测专家徐长虹
发布时间: 2018-9-13 17:24:00 点击量:268 来源:党政办公室 作者:邵月中

题记:古往今来,堪称先生者,不仅需在其所奉职的领域长期坚守,独树一帜,更需有着温润深厚的德行和豁达包容的情怀,任凭风吹雨打,依然笃信前行。无论是在时局飘摇的乱世,还是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他们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为后生晚辈撑起干事创业和做人立德的一盏盏耀眼的明灯。

在全国地下管线探测行业,就有这样一位“先生”——徐长虹,无论是同龄侪辈,还是后备晚生,都爱尊称他为“徐工”。

徐长虹,中国共产党党员,高级工程师,我院工程测量所主任工程师,全国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专家组成员。

从业24年,徐长虹的足迹曾经遍布大江南北,由他负责过得各类管线探测项目近百项,累计探测各类管线总长度近五万余公里,足可以绕地球1圈。

24年来,他开展技术创新5项,推动技术革命2次,荣获国家部级、省级、市级各类奖项20余项。不俗成绩背后凝结着的是他近24年的殷殷心血和艰辛付出。

二十四年  平凡岗位不平凡的坚守   

地下管线,城市的“生命线”,犹如一根根纵横交错的“毛细血管”,承担着城市“躯体”能源输送、信息传输和废液排放等功能,地下管线的正常运行关系着城市的正常运转和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

因为种种历史原因,我国地下管线管理起步较晚,各类地下管线纵横交错,在城市地下编织出一张极其复杂庞大的管线网络。20世纪90年代开始,全国各大城市开发建设逐渐提速,对地下管线精确地理信息数据的需求日趋强烈,由此衍生出一个全新的行业——地下管线探测。

1995年,时年23岁的徐长虹从河北地质学院毕业,种种机缘巧合,入职到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公司,投身到地下管线探测当时全新的行业,一干就是24年。

管线探测行业的辛苦,外界往往并不为所知。日晒雨淋、祁寒溽暑,管线探测工程师不仅要面对恶劣自然环境的磨砺,还要时刻承受地下管道中毒气、毒虫、污水、污物的视觉、嗅觉、生理、心理的多重考验。从业24年,徐工这位山东汉子从未叫过一声苦。

我院小邵至今还清晰的还记得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和徐工一起出外业时的情景。2010年7月的一天,正直盛夏酷暑,宁波市江北区宁镇路某项目作业工地,因为工人钻孔操作失误,造成某线路高压电力管线损坏,周边居民区大面积停电,电力公司急需找出故障管线精确位置,以便修复恢复供电。求助到我院后,徐长虹带着同事第一时间赶到工地。

想要精确探测电力管线,需要将一个探头准确送入到电力套管中。因临近河道,地下水渗透,再加之盛夏时节,雨水漫灌,管道间相互串联,故障电力管线检修井中蓄满了浑浊的积水。电力公司抽调来两台大功率抽水机不停歇作业,整整半天,近2米深的水位丝毫不见下降。酷暑时节大面积停电,现场负责指挥抢险的电力公司领导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

情急之下,徐工叫停了抽水机作业,于是,小邵便惊讶的徐长虹顺着井壁,弓着身子慢慢的下到了积水漫溢的电力井中……只见他一只手攀井壁,一只手在浑浊的积水中艰难的摸索着管线套管的位置,积水漫过他的衣领,眼看着就要漫入他的嘴中……经过二十余分钟艰难摸索,在穿线器的配合下,终于将探头送入套管。很快目标管线位置便在路面上清晰定位出来。依据徐长虹确定的故障管线位置,电力公司技术人员快速开展修补作业,3个小时后,停电危机圆满解除。

“如非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一个年近40的中年人,会为了自己所从事的专业技术工作如此拼命”,徐长虹给小邵上的从业第一课令他终身难忘。

精益求精 八年光阴铸就宁波奇迹

从零到遥遥领先需要几年?我院只用了不到8年。

2007年,宁波市轨道交通、南北外环等一系列重大工程陆续上马,开工建设。城市建设驶入“快车道”,不可的避免到会涉及到路面开挖,涉及到地下管线。彼时,虽然宁波市刚刚开展过大面积地下管线普查,但一些复杂材质、深埋地下的地下管线精确探测仍然束手无策。宁波地处沿海地区,地下水盐度高、水位高,地质情况十分复杂,在西部干燥地区屡试不爽的地质雷达、高密度电法等物探仪器在宁波效果大打折扣。当时,全宁波市域也仅有2套老旧的管线探测仪,人才队伍、技术积累、仪器装备几乎为零。

谈到当时的困境,我院总工程师陈恒(时任我院管线测量室主任)感触颇深。因为技术限制,平日默默深埋地下的燃气、电力、石化等管道纷纷都变成了工程建设中“拦路虎”“绊脚石”。那几年,宁波总会不时的发生管线事故,损失、影响触目惊心。而技术力量薄弱,问题无法有效解决,也令陈恒等行业领导顿感蒙羞。

2007年下半年,陈恒迎来了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助手——徐长虹。在我院领导多次真诚邀请下,时任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公司生产调度室主任的徐长虹,抛下在保定的一切,带着妻儿,满腔热情的来到了宁波这片热土。

英主遇良将,两人一拍即和。那几年,无论工作日还是节假日,每天晚上,我院管线测量室的灯总是最后一个熄灭。来院后,面对当时简陋的设备和薄弱的技术力量,徐长虹出谋划策,积极协助部门领导陈恒引进设备与人才,并言传身教,开展技术培训,组建管线探测生产班组。

面对宁波沿海地区复杂的地质情况,徐长虹尝试采取传统物探和新技术应用相结合的方法,一项一项的去尝试解决深埋地下管线探测这个困扰行业多年的技术难题。

那几年经历了多少次失败,徐长虹和陈恒已经无法准确记清,最困难迷茫的时候,他们俩就互相鼓励,一定要将深埋管线精确探测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运气总是不吝啬眷顾努力的人。导向仪、磁探仪、防腐检测仪,这些看似和管线探测八竿子打不着的仪器技术,纷纷被徐长虹和陈恒引入到管线探测领域,多次改良后,效果出奇的好。他们将英国雷迪公司生产主要用于管线防腐检测PCM+检测仪,应用到管线探测中,成功解决了大埋深、长距离钢制管道探测难题,提高了作业效率和有效探测范围。2010年,宁波市轨道交通1号线二期小峡江段需要准确确定一根过江高压燃气管线准确位置,传统探测方法精度不够,徐长虹、陈恒团队研究摸索出孔中磁梯度测量法,将军事领域用于寻找沉船的磁探仪引入进来,结合他们自创的柔性触探方法,成功解决了复杂地质条件下深埋地下金属管线精确探测难题,探测精度比国家标准提高近10倍。为轨道交通管线详查和地铁走向设计提供了第一手的探测资料。

短短8年,昔日几乎为零的我院管线探测团队,综合实力已经令业内所有单位刮目相看,装备水平、技术实力在华东地区遥遥领先。

传帮学带,先生之风源远流长

地下管线探测工程师,城市地下管线脉络的“把脉”人。这是一个特殊的行业群体,全国从业人员不足5万人,正是这样一个群体,为全国600余个大中城市,数以亿计长度各类地下管线的正常运行保驾护航。这也是人员流动异常频繁的一个行业群体,每年都会有一批人因为工作辛苦等各种原因离开,又有无数的新鲜血液怀揣着梦想补充进来。

作为行业内的前辈和佼佼者,从保定到宁波,多年来,徐工带了一茬又一茬的徒弟。

徐长虹的耐心和好脾气在行业内是出了名的,每次团队里来新职工,徐长虹都会手把手的教,从职业道德课到技术细节,甚至和客户的交流方法,徐长虹事无巨细。

强将手下无弱兵。多年来,徐长虹带出的徒弟,大部分都已经成长为行业内的技术精英、技术骨干,带着他们师傅教授的业务本领和做人准则,在行业内大展“拳脚”,为行业的快速发展散枝发叶,贡献力量。

后记:我问徐长虹的同事,徐工是一个怎样的人?有人说“纯粹”,有人说“干净”。管线探测是一个寂寞、艰苦的行业,如何在24年的岁月长河中,专注技术、不事浮华,时间已经给出了答案。45岁的徐长虹虽正值壮年,但在行业内已经算“耄耋老人”,升职到管理岗位后,徐长虹仍会时不时的和年轻同事一起出外业,虽然因为常年劳累,腰椎间盘突出,他已经无法像年轻时那样下井淌水,但他仍会和年轻同事一起讨论技术,继续为管线探测行业“分毫”之精度进步殚精竭虑。










关于我院 | 联系我们 | 回到顶端
版权所有:宁波市测绘设计研究院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和济街36号 电子邮箱:nbgis@vip.163.com
浙ICP备07507300 浙ICP备11041234号-1 网站访问量:285854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200号